工控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市場評論

>

「專題」大咖共話:探索工業互聯網的最終章

「專題」大咖共話:探索工業互聯網的最終章

2022/5/12 16:33:21

從工業互聯網的概念被提及到現在,一直是產業數字化、智能化熱門賽道。同時,“工業互聯網 ”已經連續四年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當下,從企業端來看,工業互聯網相關領域吸引了諸多頭部制造業廠商以及初創公司爭相加入。從用戶端來看,眾多企業也投入了大量精力和財力,開展數據上云、平臺部署等工作。

那么,國內工業互聯網落地的真實情況如何?工業互聯網的未來發展主要是靠政策驅動還是市場驅動?為此,工控網特別策劃本期針對國內工業互聯網產業專題,邀請中國信通院、ABB中國、施耐德電氣、研華、格創東智、博途智聯、蘑菇物聯等工業互聯網行業的代表機構和企業共同探討,為我們揭開工業互聯網落地的真實歷程。

微信圖片_20220512110353.jpg

壹、工業互聯網仍需產業多方共同探索

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歷程可以概括為,從對概念、技術理解的萌芽階段,到資本、需求刺激的生長階段,再進入市場冷靜、聚焦細分領域、重點建設標桿案例的探索階段,最后到確認細分領域的典型龍頭、工業互聯的功能充分實現的穩定階段。目前,國內工業互聯網產業實際是處于探索階段。

中國信通院泰爾終端實驗室戰略部副主任葛涵濤認為:“制造業的數字轉型是一個長期工程,并非兩三年一蹴而就,它是一個‘一把手工程’,企業需要自上而下,整體生態協調一致經歷的一個中長期過程,可能需要五年甚至更長時間,數字化轉型的效果才會慢慢展現?!?/strong>

既然如此,那么產業在探索階段,勢必會出現虛火旺盛、泡沫增多的現象。

此前,工信部副部長陳肇雄在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提到,目前有一定行業區域影響力的區域工業互聯網平臺只有50家左右。這就說明了,在過千的工業互聯網平臺中,有很大一部分仍然處于艱難發展的階段。

針對虛火旺盛這一現象,格創東智和博途智聯站在不同維度上進行了解讀。格創東智代表認為,早期的工業互聯網發展,更多采用的是“先平臺后應用”模式,先搭建整體工業互聯網平臺,再在平臺上構建工業應用,這樣對于企業的部署難度較高。但現在,已經越來越多的工業互聯網企業是“平臺、軟件兩手抓”。以格創東智為例,我們堅持“平臺+軟件”的發展定位,建立基礎、通用、標準化的平臺底座,同時為工業現場的業務和管理需求提供智能制造解決方案,這樣能為用戶提供最大化的業務價值,用戶自然會自發地選擇工業互聯網平臺或軟件來實現降本增效,走向行業領先。

INH_18980_07016.jpg

而在博途智聯總經理朱亞光看來,這屬于產業發展中的一個正?,F象,他表示,在一個行業的快速發展期,政策和資本的推動是必不可少的,但只有外在刺激因素,沒有完善的技術和方案沉淀,必然產生虛火,很難達到預期的效果。目前用戶在一波一波的市場推動下,也漸漸意識到工業互聯網的價值,開始有目的地去了解和嘗試工業互聯網平臺,要想走好工業互聯網這條路,必須外在刺激+內在沉淀兩手抓。

換句話來說,這種虛火可以理解為國內企業對于工業互聯網探索的熱情。自2017 年國務院印發《關于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以來,工業互聯網已經走過三年發展歷程,迎來新的三年發展新征程。工業互聯網也從概念普及走向落地深耕,從探索創新走向深入挖掘應用價值。

探索階段也讓企業有著不同的發展策略,大型工業企業更看重整個工廠的集成創新,中小型制造企業在連數字化都沒有解決的前提下,更看重單點應用的普及;無論企業規模有何區別,他們最普遍的需求都是從產品往服務走,以降低成本、提高質量、優化服務為根本目標。

IST_24519_92135.jpg

那么,探索階段,企業如何正確部署工業互聯網,數據是否要上云,針對這些問題,我們來看看企業和機構代表們的說法是怎么樣的?

施耐德電氣工業自動化中國區戰略和業務發展總監申紅鋒認為,部署工業互聯網平臺必須基于企業對自身現有業務需求及場景痛點有著準確地把握,并且具備相應的數字化能力和稟賦,不能單純以某一特征或標簽來判斷。

相較來說,工業場景門檻較高、產品研發迭代周期長、市場的分散化等特性是企業快速大面積鋪設工業互聯網的攔路虎。對于大部分企業來說,單點或部分鋪設試點應用是目前最為理智的狀態,并非所有企業都需要進行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全面鋪設。

蘑菇物聯制造用戶事業部總經理謝波一直都在專注工業互聯網賦能工業廠務綜合能源應用場景。謝波認為:“部署工業互聯網與企業的發展階段、所處行業特點、企業的管理水平都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理論上來說,所有數字化不足、存在痛點的企業都有需求,只是看企業的投入產出收益(ROI)是否值得?!?/p>

謝波補充到相關觀點:工業企業應用工業互聯網有兩種路徑,一種是“先總后分”總體規劃分步實施;另外一種是“先分后總”,一步一個腳印建立系統,最終再通過中臺打通數據孤島;企業在不同發展階段選擇會有差異。但并不是所有企業應用工業互聯網都需要部署一個大平臺,從技術上來看工業互聯網應用并不一定依賴部署工業互聯網平臺。

正如謝波所說,場景化中最大的一個特點其實是對某一些場景的數據進行價值挖掘,通過基礎設備和設施的采集、分析,進而上云發現數據價值。前面我們提到,工業互聯網平臺的部署也并非適合所有企業。

ABB中國過程自動化事業部高級副總裁蔣海波表示,當各行業企業在某個應用場景發展受限,迫切需要打通異構數據來進一步分析并挖掘數據價值、建立數據資產時,就應當考慮通過工業互聯網平臺來謀求深層次的發展。

153923138.jpg

蔣海波認為這些企業具備三大特點,首先是擁有良好的底層設備連接基礎,但數據壁壘、缺乏數據驅動決策已經成為企業發展的桎梏;其次有具體的數據應用和應用場景,對業務系統有清晰的梳理,有明確的工業互聯或者云部署需求;并且,這類企業實現工業互聯的目標與企業現階段的業務目標、企業戰略目標相一致。

既然是數據互聯互聯互通,部分數據是否需要在整個網絡下進行分享也是產業和各大企業面對的最大問題,安全性、隱私性和內外部協同是企業在探索部署工業互聯網十分關注的特性。博途智聯總經理朱亞光重點強調,工業企業相關數據上云取決于是否需要被多方共享,同時還取決于數據共享能否產生更大價值。

朱亞光認為:“現在隨著工業領域分工的細化,企業的每個職能崗位對信息的掌握都是碎片化和片面的。如對企業生產設備的管理,財務部門關心其固定資產的折舊,生產部門關心設備的工藝指標,設備部關心設備的健康指標,環保部關心設備的排放指標。工業互聯網起到的作用就是對各種信息采集、存儲、分析和分發,使信息在不同職能間自然流動,讓各個職能部門在正確的時間掌握正確的數據,并采取正確的行動?!?/p>

另外,中國信通院泰爾終端實驗室戰略部副主任葛涵濤提到:工業、制造業企業,通常出于對生產安全和保障生產穩定性的考慮,選擇采用私有云或混合云來存儲數據、部署生產、庫存和相關管理系統和平臺。大中型工業、制造業企業出于長久的成本考慮和對數據安全性、自主性掌控的需求,以及對生產、運營過程中產生的數據越來越重視,普遍選擇統籌規劃自建企業私有云。

貳、誰來成為推動力?市場還是政策?

另外,我們發現一個很明顯的現象是,隨著這幾年國家大力推廣工業企業上云上平臺,企業逐漸認同通過對云、對平臺的使用來實現他們的轉型目標,這種情況促使了國內工業互聯網平臺產業的迅速發展。

但是,筆者認為如果工業互聯網如果真正要進入產業規?;l展、實現工業全面數字化和智能化,政策與市場在當下應當并駕齊驅。

“從長遠發展來看,政策驅動向市場驅動轉變將是一個必然。企業面對投入,更愿意為確定性買單,而天然規避概念和不確定性。工業互聯網價值的體現需要一個過程,更需要從解決實際問題出發?!盇BB中國蔣海波表示。

當下,工業互聯網驅動力的發展方向與蔣海波的觀點高度匹配。因為政策是確定性內容,市場是瞬息萬變的,資本是趨利避害的,不確定性、高風險是大部分資本所不愿意接受的。

從2017年后,由政策主導的模式正在向市場驅動轉變,其中最重要的一個表現形式就是工業互聯網應用的崛起,企業投資逐漸加深。不可否認,我們也看到了很多有能力、有實力的企業已經開始自主部署工業互聯網。

工控網就這個問題采訪到前不久成為國內唯一一個源自半導體制造業的國家級雙跨平臺的格創東智,格創東智代表表示,已經有一些具備能力、敢于創新的企業率先選擇部署工業互聯網服務,并形成很好的落地效果,成為行業或區域的標桿案例,這樣的標桿示范作用也會帶動周圍一批用戶入局工業互聯網。

同時,格創東智代表認為目前工業互聯網企業在快速發展中,要為客戶提供“重+輕”軟件產品組合:既為客戶提供比較重的核心軟件定制化服務,同時交叉推薦SaaS型的輕軟件。從而提高用戶使用工業互聯網軟件的積極性和降低使用成本。

196102782(1).jpg

蘑菇物聯謝波也表示已經有很多企業已經開始進行一些市場化動作,從2017年開始國家推出了一系列的工業互聯網政策,既有供給側的服務商,也有用戶側的工業企業。在當時來看工業互聯網還是個新事物,新事物就需要普及教育和鼓勵嘗試。到今天蘑菇物聯的公輔AI機器人已經應用到上千家企業的動力能源車間,標志著工業互聯網應用不僅可以在企業落地產生實際效益,也可以在制造業標準化規?;瘡椭?。

要想增強市場推動力,那么首先需要解決市場中企業面臨的問題,增強用戶的主觀能動性。

施耐德電氣申紅鋒將目前市場用戶面臨的問題概括為“不會轉”、“不敢轉”、“不能轉”,他認為數字化資源和能力不足、長期的路徑依賴、經驗主義、轉型成本考慮、轉型成功與否等因素都是企業在部署工業互聯網前考慮最多的問題。

同時,他認為首先需要政府進一步完善新基建的建設,降低企業使用成本,推動工業具體場景和企業數字化技術深度融合,落地更多方案。同時,工業大企業、工業互聯網平臺、工業服務供應商等需要進一步強化自己在相關領域的產品及解決方案能力,打造典型案例,為市場提供貼合用戶需求、平臺化,標準化、經濟化、易于開發和部署,易于移植的方案,增強工業企業部署工業互聯網、實現數字化轉型升級的信心。另外,企業本身也需要提升數字化能力,引進數字化人才,在優化自身生產運營能力的同時逐步形成部署工業互聯網的內生動力。

那么,賦能產業、賦能場景是目前市場動力推動下的方向之一。研華工業物聯網事業群副總經理李景恩在采訪中重點強調了,產業和企業需要以賦能為出發點來做市場溝通,重點還是在于企業方向是否需要這樣的資源來承載轉型的成效。“研華面對的市場大多是客戶需求引導平臺投資,也就是說可能是產業遇到了痛點來找方案解決,而在這時間點國內也有著相當多資源在發力數字化、人工智能、設備運維等 ,所以供需雙方能夠有不斷地碰撞,而產生出更多新穎穩定的技術,進一步促進方案的成熟與落地。從工業的角度來看,需要整合的細節非常多,包含數據整合,設備協議轉換,大數據人工智能模型匹配以及多樣化的客戶定制需求等,這些都必須一步一步扎扎實實才能夠達到目標,所以不太容易有不實際的投資,因為時間成本會更高?!?/p>

叁、安全性決定了終章的結尾質量

在互聯互通時代,生產制造的各種數據是企業最為寶貴的資源。最近,境內外網絡攻擊次數激增。例如,去年7月,沙特阿美石油公司1TB數據泄露,泄露的數據包括14254名員工的完整信息、各種系統的項目規范、Scada點和IoT設備的網絡布局等等。同年11月,丹麥風力渦輪機巨頭維斯塔斯遭遇網絡攻擊,這起事件破壞了其部分內部IT基礎設施并導致大量的數據泄露。

其實,建立可靠的網絡信息安全體系十分考驗產業和企業在安全能力上的長期積累,針對工業互聯網方面,雖然有無嚴密的網絡安全在一般情況下并不影響企業、工廠的整體運行,但是一旦發生攻擊事件,企業的損失不言而喻。

196102782(1).jpg

而作為工業互聯網安全部署和運行的最后一道屏障,產業和企業對于網絡安全的重視程度也越來越高,包括ABB中國 、施耐德電氣 、研華、格創東智、博途智聯、蘑菇物聯在內的眾多企業在設計研發工業互聯網的前期,就把網絡安全擺在首位。

在網絡安全體系上,企業會根據自身業務進行建立。我們以施耐德電氣、ABB、研華為例,看看這些企業是如何布局網絡安全的。

據悉,網絡信息安全是施耐德電氣EcoStruxure架構與平臺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包括EcoStruxure開放自動化平臺在內的產品從一開始就在開發流程上對信息安全進行有效的控制。此外,施耐德電氣倡導采用縱深防御的方法,在工控系統的安全分區、邊界防護、設備加固、檢測審計等多個維度進行多層次的防護以降低信息安全風險。

同時,ABB研發的ABB Ability? 數字化平臺和所有解決方案的設計在整個生命周期中始終都在兌現網絡安全放在首位的承諾?;谶@一原則,ABB 的全球研發安全部門對數字化產品的網絡安全定義了詳細的規范,要求和指導意見,包括網絡安全基線要求、網絡安全風險評估和網絡安全驗證流程。

另一側,研華李景恩表示:“信息安全技術在國內外不斷重視之下有許多公司大舉投入,研華以國內信息安全等級保護認證要求為首要要求,執行相關的驗證以及配合執行,為的就是讓所有用戶能夠更放心地使用,只是大多數工業企業在信息數據流通頻繁狀況下,通常首選私有化部署,所以相關安全整合就會擴大為整體廠務數據保護的設計上?!?/p>

上述企業設計網絡安全體系是以符合數據和網絡安全法規為前提,進而在每一項流程上進行安全設計和部署。

pexels-photo-414579.jpeg

施耐德電氣申紅鋒表示:“隨著工業數字化轉型的深化,云邊端協同、大數據、云計算的應用,IT與OT融合,會造成網絡安全邊界模糊化、攻擊面增加,對利用基于物理隔離、網絡隔離的傳統工業網絡安全模式形成巨大挑戰?!?/strong>

所以,邊界模糊化,攻擊面和手段逐漸增加的同時,工業互聯網安全體系并非一成不變,也是一直在隨著工業數字化轉型進行優化和轉變。

工業互聯網的安全性除了涉及工業云和數據的安全性,還有設備的安全性。來自中國信通院泰爾終端實驗室戰略部副主任葛涵濤表示:“因為工業安全隨著工業傳感器和聯網的工業數據聯網的情況越來越普遍,近些年涉及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領域的安全響應和需求變得越來越多了?!?/strong>

葛主任認為,工業互聯網跟互聯網行業面臨的安全問題并不一樣,“工業互聯網”指的是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與先進制造業深度融合,所形成的新興業態與應用模式。在工業互聯網中,各種工業設備相互連接,面臨著:設備數量多、類型復雜、漏洞后門多、攻擊路徑多等問題。

總結

工控網認為,除了少部分頭部工業互聯網企業在多維度上保持成熟和領先的行業優勢,對于大部分企業來說,其技術水平、業務能力、商業模式普遍還是摸索著過河的狀態,整個工業互聯網產業的發展速度其實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快。尤其是在市場環境營造和教育還未完善的當下,仍需要芯片、通信、自動化、云服務、設備、軟件廠商以及下游垂直領域的企業積極參與工業互聯網建設,聚焦優勢領域積累行業經驗。

審核編輯(
柳威
)
投訴建議

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其他資訊

查看更多

點亮華東,智造賦能!大族機器人無錫子公司正式成立

2022年度RFID無源物聯網市場調研報告正式發布

國家級認證!美擎工業互聯網平臺入選“2022年雙跨平臺”

思科助力橫店集團打造前沿總部大樓

“云邊端”三位一體,華為云又為制造業帶來了“好消息”